您的位置: 首页 >> 5G

换魂人第三十一章重逢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换魂人 第三十一章 重逢

接下来几天,仍然没有见过大帅去上课,听他的室友说,他已经单独住一个寝室,整天在里面不出来,性格变得异常古怪,唯一接触的是有外卖送进去,时常半夜听见那个屋子里有鬼哭狼嚎的,校方已经通知其家长了。而我,只要有心理学课就没去过,也没有请假,实在不想和马医生接触,他给了我这5个瓷娃娃害得我快精神崩溃了,不过,幸好,那只被我扔进马桶后,就再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一切都结束了吧……

“若蓝,上课啦,快点”,茜茜催促我。

“心理学我都不去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懒懒地坐在阳台上看着书。

“你去班级群看了吗?班主任早就通知今天老师换了”。

“哦?我好久没上了,不知道哎,那也不想去,反正素描得奖有学分拿,哈哈”。

“听说那个人巨帅!”茜茜笑眯眯地说:“虽然他不像马老师那样在社会上有影响力,但好像是马老师的师傅,比他还厉害,在国家研究所工作,关键还很年轻,比我们大不了几岁,他们都在讨论长得像画中的美男子一样”。

“哈哈哈”,看着茜茜一脸期待的表情,我忍不住笑了起来:“那你赶快去嘛,我喜欢猛兽型男人,比如奶茶哥哥那样的,哈哈哈”。我仍然慵懒地躺在椅子上看起之前拍摄了南京军区政治部前线文工团承制的《清江浦》书来。

“嘿嘿,我还喜欢禽兽型的呢”。茜茜忽然弯下腰,凑近我耳边,神秘地说:“我还听说……那个老师,在研究什么灵魂学,其实有很多科学实验是不能公开的,据说,他研究的灵异世界已经有相当大的成就了”。

“嗯?真的假的?”我好奇地合上了书本,看着茜茜。

茜茜见我这样,一把将我拽出阳台,帮我把书包理好。说:“那我们走吧”。哈哈。既然这样,恭敬不如从命咯。

“若蓝,我……我……”雁儿给我了,吞吞吐吐的样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跟茜茜说:“你先去上课把。快迟到了,我马上就来,放心我肯定会去”。

“嗯。那我先走了,你一定要来”。茜茜走后,我重新接起了。

“我接到大帅他老爸了,说晚上要见我……”雁儿原来是害怕的,毕竟她比较心虚,自从狠狠地拒绝了大帅之后,大帅就开始一直旷课,短期存款和受限短期存款为34.564亿元人民币(5.575亿美元)。第二季度来自运营活动的净现金为4.219亿元人民币(6800万美元)。但是还没见呢,人家是集团公司的股东,富豪排行榜上都有他的名字,应该很有修养,不会怎么样,我安慰了几句便匆匆去上课了。

果然,迟到了!走近教室时,感觉里面乱哄哄的,怎么今天上课那么吵?我悄悄走到教室门口,有点紧张,第一次上新老师的课就迟到,他会不会骂我?但当我出现在门口时,突然班级安静了下来,老师在讲台上往黑板上写字,背对着我们,听茜茜说得那么神奇,我都很好奇他长什么样,不过光看背影觉得很不错,一米八多的个子,看上去挺有型。

老师一直没转过来,我便偷偷地溜了进去,一屁股坐在茜茜旁边,小声地说:“怎么班里那么吵?为什么我一来,就安静了?还有……他们为什么都在看我……”我一直低着头,边用余光观察着大家,一边和茜茜说。

“大家都在讨论,你是不是暗恋这个老师哦”,茜茜边神秘地笑边对我说。

“开什么玩笑,我暗恋他?他是谁我都不认识”。我趴在桌子上,努力躲着大家的目光,压低声音说。…

“那你为什么把他画的那么传神呢?”

什么?画?难道……顿时我胸口一阵心脏狂跳,我们的对话会多多少少被周围的同学听到,我一直低着头,不敢抬头看,简直不敢相信,难道是他?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茜茜在逗我吗?还是真的?我感觉自己快爆炸了!

“若蓝,刚才的问题,你再来回答一下”,突然一个声音向我靠近,温柔中带着久别的亲切,我分明听到了从讲台上走下来的脚步声,而我一直低着头,像突然被点了穴,动弹不得,紧张,期待,不安,又有点恐惧……

“若蓝,怎么,不愿意回答吗?”这次我已经感觉到他站在了我面前,我仍然低着头,但缓缓站了起来,班级里安静地连落叶都可以听见,我一点点抬起头,咬着嘴唇,紧张到手心直冒汗。

宛伯懿?真的是他?他看着我,对着我笑,正如初见般美好,我不知所措地看着他,他浓浓的眉毛,他深邃的眼睛,他高挺的鼻梁……他每一寸面容都深深刻在我心里2,原来他不是我臆想出来的世界,他真是存在着,此刻就在我眼前,那么真实,那么咫尺!直到我嘴里尝到咸味,我才注意到,嘴唇已被自己咬破,眼泪早挂满了脸庞,我心里早已排山倒海般兴奋、紧张。而宛伯懿却是笑得如此波拉开了新疆2015年“5·15”打击和防范经济犯罪宣传日活动的序幕。澜不惊。

“你们认识吧?”“怎么认识的呀?”“认识多久啦?”“哈哈,是什么关系呀?”

班级里安静片刻后,忽然开始了哄闹。我和他像是在海浪中的瞭望塔,无论海水如何拍打,我们毅然屹立其中,他看着我笑,我看着他流泪,恍如隔世重逢。

“是的,我们早就认识了,在一千多年前就认识了”。宛伯懿说的时候仍然一直看着我,面带微笑,如此美好。

宛伯懿的课,风趣幽默,和同学们的互动性很强,但我一点内容都没听进去,直到下课,他走的时候,抱着书本还对我微笑了下,但我始终没勇气当着全班的面上去和他说话,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离开。以前好多次是我离开,而今天,在我胆小和无助中,眼睁睁看着他在我视线里消失。不过没关系,他还会再来上课,只要不换回马医生就好!

“其实……我觉得,马老师和宛老师是同一种人,都是很奇怪的人”,下课后,茜茜边挽着我的手走,边低头思索着,忽然对我说了那么一句话。(未完待续……)

沈阳白癜风医院地址
邯郸哪里的白癜风医院专业
长春治疗白癜风费用
Tags:
友情链接
郑州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