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大数据

拣宝第章赴京大宅门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拣宝 第366章 赴京,大宅门

珠上璀璨的光芒在浮动,让王观感觉一阵眼花缭乱。

半响之后,王观才算是适应下来,向眯着眼睛打量珠玉,却只看见一层一层的绚烂光彩环绕在四周,好像是日冕。

打量片刻,王观突然打开了特殊能力,专注的观察珠玉。在宏观立体的视觉中,珠玉的秘密无所遁形。只见在珠玉的内部,七个孔隙是相通的,但是每个孔隙的倾斜角度也是各不相同,有光线照射进来,不仅是折射而已,而且还会散射。

另外,通过细微的观察,王观还发现这枚质地坚硬细密的珠玉,其实内部也有许许多多细如毛线的缝隙。这些缝隙就好像是一层一层蛛,依附在七个孔隙的四周。在光线折射或散射的时候,千丝万缕似的缝隙就把光线吸收进来,然后继续折射散射出去。

就是由于整个珠玉都存在了折射、散射的情况,才会形成了这种七彩光晕灿烂的现象。就算明白其中的原理,王观也是忍不住惊叹,欣赏,沉醉……

好久之后,王观才依依不舍放下七彩珠,随之把九曲珠拿出来。看到这个通体圆润光滑,没有丝毫孔隙的九曲珠,也让他感觉一阵沮丧。直到现在他还是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能够安然无恙的取出堵住九曲珠孔眼两端的物质。

“船到桥头自然直,继续放着,看机缘吧。”把玩片刻,王观把两枚珠子放好,又锁上了保险柜,这才离开了密室宝库,回房休息。

一夜无仪器会对火车安全状况进行自动检查话,第二天王观哪里也不去,就待在别墅之中,早上帮着父亲料理药园,下午就帮母亲递剪刀,看她剪纸玩。

至于俞飞白。就跑到高德全那里,玩了一天的泥巴。

不管怎么说,愉快的一天过去了。

又是第二天早上,王观和父母告别之后,就提着行李箱与俞飞白来到机场,熟练的买票,通过安检,顺利登上了飞机。两个小时而已。他们就到达了首都机场。

到了地方之后,王观十分平静的拿了行李箱,与俞飞白顺着滚滚人流出了机场,慢慢的打量眼前的场景。不过,只是单纯的观看,他也没觉得这里有什么特殊的景观。

然而,林立的高楼大厦、川流不息的车辆行人、滚滚如波的声浪,无一不在提醒王观,自己来到了全国的行政中心。主导十三四亿如机会、社交、认同以及个人满足人民前途命运的地方。

“王观,快来!”

就在这时,俞飞白回头招手道:“有人来接我们了。”

“嗯?”

王观抬头看去。果然发现在门前显眼的地方,有人高举着写了两人姓名的牌子,应该是钱老派来迎接他们的司机。

事实证明王观没有猜错,当他们走过去表明身份的时候,那人立即露出笑容,引着他们去到停车的地方。放好行李,让两人上车之后,就缓缓的驱车而去。

坐在车上,王观颇有兴趣的打量街道两边的建筑。而俞飞白却十分淡然,拿出哔叽啪啦的发短信,不知道在和谁联系。

车辆在宽敞的道路上行驶,不时转弯抹角,偶然也让王观看到了一些比较著名的建筑。不过只是走马观花。浮光掠影而已,并不能一睹全貌。

这时,俞飞白收了笑道:“不用急,改天抽空带你转一转。”

王观微微点头,顺便向俞飞白请教一下街道的名字。就在两人交流的时候。车子也不断的深入城市中心,最后进入了一片古香古色的建筑群中。只见这里的建筑是青砖灰瓦的砖木结构,分明就是传统的四合院。

与刚才街道喧嚣热闹,声浪滚滚的情况不同,车子驶进来之后,只见一个个四合院院落宽敞,花草丰茂,景致幽雅,环境安恬静谧,让人感觉仿佛是回到了古代。

“其实,这些四合院不是古建筑,而是新建起来的。”

旁边,俞飞白笑着说道:“那是在四合院集中的地方买下旧院,重新翻建新的四合院。这种新四合院大多采用传统建筑的外形和色彩,里面却是安装了暖气、卫生间、空调等现代化设施。不仅贴近生活,也住得更加舒心。”

“肯定很贵吧。”王观问道,知道这是一个蠢问题,但还是问了出来。

“必然的事情。”俞飞白点头道:“京城人口已经超过两千万,其中的住房压力可想而知。钢筋水泥的套房价格已经让普通人望而生畏,更加不用说这种占地宽广的四合院了,完全可以用寸土寸金来形容。”

说话之间,车子速度也变慢了,然后拐进了一间大宅院之中。

“好像到了。”俞飞白笑道,等车子停下就开了车门,率先走了下去,左右打量周围的环境,似乎也是第一次过同上月相比来。

“你没来过?”王观好奇问道,随之也跟着下车。

“我怎么可能来过。”

俞飞白摇了摇头,解释道:“我认识钱老的时候,他老人家就住在瓷都。”

“哦!”适时,王观恍然,也跟着打量起来,只见这里应该是个偏院,是专门用来停放车辆的地方。除了进来的大门之外,旁边还有个小拱门。

这个时候,司机也下了车,帮忙提拿行李箱在前面引路,招呼两人从拱门进去。

通过了拱门之后,王观发现这里应该是所谓的大宅门,由多个四合院向纵深相连而成,兜兜转转走了片刻,才算是来到了一个大树成荫,盆景堆砌如林的院落。

两人才进到院落,就看见钱老在里面等着他们了。

“钱老!”

两人连忙叫唤起来。

“你们来了。”钱老微笑点头,几个月时间过去,他似乎也有几分变化。当然,这种变化不是什么坏事,反而是好事。反正在王观看来,钱老现在红光满面,精神矍铄,感觉比以前年轻多了,似乎正在散发第二春……

呃,似乎不是似乎,而是已经在散发第二春了。在进京之前,王观终于在俞飞白的口中知道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事情不算多复杂,相反很简单。话说当年钱老也是大帅哥一枚,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纯粹的高帅富,自然比较招人喜欢,然后一段非常狗血的三角恋情就产生了。

当然,那个年代的人都是比较纯粹的,响应国家的号召,坚持拥护一夫一妻制度,根本没有小三立足的余地。所以在钱老结婚之后,不仅他本人而已,另外的人也放下了这段感情,大家再也没有联系。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钱老一直以为,她应该嫁了,和别人生儿育女,子孙满堂。可是没有想到,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钱老才知道,她原来一直独身。知道这件事情以后,钱老感到非常的愧疚,干脆离开京城,来到瓷都住下,过着半隐居的生活。

这一住就是好几年,直到几个月前,听说她病了,钱老终于放不下牵挂之情,选择返回京城。值得一提的是,钱老的妻子很早就逝世了。钱老的子女也没有反对这件事情,只不过是他自己过不了本心这关而已。

现在钱老想通了,子女家人纷纷予以支持,周围的朋友更是真心的祝福,事情自然没有任何的阻滞,两个老人自然顺理成章的住在一起了。

“令希,客人来了吗?”

与此同时,院落厅堂之中,慢慢的走出来一个不再年轻的女人,身穿传统的衣襟,满头银发如丝似雪。尽管脸上风华不再,却透出一股精神气韵,让人忽略了她的年龄。只觉得她很精神、很漂亮,充满了别样的魅力。

“吕奶奶!”

王观和俞飞白连忙叫唤起来,自然知道这人就是钱老的新夫人吕珍。

适时,钱老微笑起来,在旁边引见道:“这个王观,另外一个是俞飞白。”

“你们好,路上辛苦了吧。”吕珍落落大方的打招呼,声音温婉,和蔼可亲。

“不辛苦。”俞飞白笑着说道:“坐飞机一下子就到了。”

“进去说话。”钱老招手道,引着王观和俞飞白来到了客厅之中。

厅中布置十分清雅,在门口垂落下来一串珠帘,两边各搁了一盆常青树。撩开了珠帘进去里面,中间就是精致竹藤编织的桌椅。左边较远的地方摆着电视机,右边则是一口大鱼缸,几尾金红色的锦鲤正在缸中惬意畅游起来……

“钱老,最近身体好吧。”

在精致藤椅上坐下来之后,俞飞白问候起来,并且奉上了礼物。只是一些保健品、茶叶之类的东西,也包括了王观的几本古籍。

“吃得好,睡得安稳,有什么不好的。”钱老微微一笑,摆手说道:“不用客套了,东西你们带来了吧。”

“带了。”王观点头,连忙打开了行李箱,把用软布缠绕几层,彻底包裹起来的古琴拿了出来,小心翼翼摆在桌面上。

一会儿,王观把软布扯下,立即露出一张造型古朴,却充满了清新典型气息的古琴来。确切的说,应该是一张琴身,毕竟上面的弦轸已经缺失不见了。

“这就是中说的那张琴?”

这个时候,吕珍正在旁边沏茶,抬头一看,只见琴体匀称平和、神恬气静,而且漆色温润悦目,非常的美观精致,不由得吸引她走近仔细观赏。(未完待续)

白城牛皮癣好医院
陇南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兰州治疗早泄哪家好
Tags:
友情链接
郑州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