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区块链

捉神记第两百五十五章风雨剑龙卷风凌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捉神记 第两百五十五章 风雨剑龙卷风凌延伸阅读:

“什么?陈曦?!”陈默愣住了,他倒没想到云海宗的这条新政把刚刚入山门的陈曦置于危险境地。

“陈曦小姐虽然是武道四重境界,修为也不错,但是她出身罪城,没有背景,又是刚刚入外门,所以,很多人都随后在周六又出现另一个小高峰。打算挑战陈曦小姐。”

“挑战人数就没有限制吗?”

“一次最多两人,如果被挑战者第一场受伤,接下来的挑战会终止,安排在下一个月。”尹天仇答道。

“那么你建议哪一个?”陈默问尹天仇的时候,心里隐隐有一个挑战对象。

“宋青山。”

“为什么是他?”陈默心中一动,这尹天仇倒是跟他想到一处去了,而且听他这么说,宋青山还没有被人挑战。

“宋青山也是新进外门弟子,但因为出身帝都宋家,挑战他就意味着跟宋家作对,所以他们都有所顾忌,即便是不顾忌宋家势大也要给宋家一些面子,不会选择第一个月挑战宋青山,后面几个月就应该会有人挑战,特别是那些从外门弟子跌落到杂役的,他们的顾忌就要少一些。”

“也就是说,现在还没有人挑战这宋青山?”

“是的,默少。”

“哈哈,那就是他了!”陈默高兴了。

“没错,默少在山门外就已经给这宋青山一个下马威了,武道修为是没问题,而且罪城陈家与宋家已经是势如水火,根本没什么好顾忌的。”尹天仇也兴奋起来。

“不对,这宋青山被我打伤了,不会暂时不被挑战吧。”

“他的伤早半个月就好,听说是甄士剑圣子亲自帮他治好的。”

“那可真是自作孽啊。”陈默眼睛一亮。

半个时辰后,外门遴选阁外高高悬挂的挑战榜上又添了一行:陈默挑战宋青山。

很快,陈默要挑战宋青山的消息不胫而走。

“罪城陈默要挑战宋青山了,宋青山这下要糟了!”

“这是要彻底打宋家的脸!”

“陈家与宋家仇深似海,这样做也不稀奇。”

“可是这陈默也太急了吧,这样做宋家人不会放过他的。”

“整个陈家庄都被灭了。早就没有转圜余地了。依我看,陈默也不会弄死宋青山,但是会一次次吊打宋青山。”

“不会吧。”

……

杂役里议论纷纷,很快外门弟子之间也传开了。

宋青山听到这消息。脸色顿时变得煞白,怕什么就来什么。于是关在房间里就没出来。

转眼就到三月十五这天,天没亮,外门高台前的广场上杂役来了有四、五百号人。外门弟子也有七、八十人。

高台上外门在家的长老都落座,居中的正是遴选阁的史长老。

高台下就是一擂台。规则就一条,把对手击下擂台就胜了。

陈默也早早的到了,他一出现。周围的杂役自动散我去过他们学校开,尹天仇却凑了过去。一副点头哈腰随时听吩咐的模样。

众目睽睽下,这么靠过去有风险,但是尹天仇就是要搏一把。

陈默注意到四五百杂役都在高台的西面。而外门弟子都在东面。很快,陈默就看到陈曦,朝她点了点头。

陈曦也点头示意。

“诸位弟子,今日是我云海宗外门第一轮越级挑战,胜者戒骄戒躁,输者也不用自暴自弃,日后再战,现在我宣布,第一组挑战开始!”史长老站起来朗声道。

无论是杂役这边,还是外门弟子那边,两边一开始都有些压抑,等到擂台上两个人打得精彩时分,他们的喝彩声才从口中迸发出来。

第一个上的杂役弟子是一个双手持铜锏的十七八岁的少年,他的对面是一个姓魏的外门弟子,两个人上擂台一抱拳,一声鼓响之后两个人就斗在一起。

陈默一边看,一边跟从前的陈家庄族比比较。

云海宗的擂台要比陈家庄的擂台要大两三倍,而且看起来质地更加坚实,两个人打斗也精彩得多。

陈默心中感叹,不愧是大宗门,仅仅是外门弟子与杂役弟子之间的比试都这么剧烈。

百多回合后,双鞭杂役少年一招惜败,翻身下了擂台。

“承让!”那魏姓少年说完,也跳下擂台。

“第二组,楚风对陈曦。”史长老大声道。

陈默旋即目光落在陈曦身上。

这些时日陈曦瘦了,但双目炯炯,脸色平静,来到擂台下,一个纵身上了擂台,手按在剑鞘之上,虽是小女子却给人稳如泰山之感。

楚风是一个二十上下的青年,胸阔而腰蜂,面带一丝阴狠之色,纵身上了擂台。

陈默注意到,楚风使手里居然是一条软鞭,鞭头有一弯月刃做护手,远可攻,近可防。

一记鼓声之后,陈曦刷地抽出风雨剑,剑鞘飞出擂台,奔向台下的陈默。

陈默一招手,抓住剑鞘,手立刻感到微微一沉。

陈曦这是干什么?顺带向自己示威吗?

嗖,擂台上的软鞭一晃,化作千万鞭影扑向陈曦。

陈默暗赞,鞭法,可惜没有鞭意,但也足够犀利,抗衡一般的武道四重武士绰绰有余。

陈曦双眸炸出一点星光,双手捧剑,神态庄严,好像是某种祭祀动作,身子急旋,啪啪啪……软鞭与剑身顿时发出数十记响脆的撞击声。

这什么招式?陈默没见过。

当日他与陈曦最后决赛,陈曦使出风雨剑的第五式雨龙腾击,那可是从没有陈家子弟领悟出来的。

难道是她领悟到第六式?

陈默有些震惊,但想想自己进步神速,陈曦作为昔日陈家庄的第一人,不可能原地踏步。

这些时日,陈曦比过去刻苦两三倍不止。

陈曦只要停下来,就会想去死去的母亲与弟弟,被屠戮干净的陈家庄。想到这些,陈曦就继续苦练。

没错,就在五天前,陈曦悟出风雨剑的第六式――龙卷风凌。

龙卷风凌也是自身旋转为基础,旋转越快,全身的力量传递到剑尖也就越大。

擂台下众人看得稀奇,一方正好用鞭,另以及“最佳文化发现奖”、“最佳艺术表达奖”。其中获得“最佳文化发现奖” 的短片《继承》一方正好身形旋转,整个画面就是像是一人在用力地抽陀螺一般。

而更让众人觉得稀奇的是,陈曦人剑合一的“陀螺”居然越旋越近,似要与那楚风贴身。

陈曦这是要近身作战,陈默知道这样打法是对的。

鞭子是远攻利器,但是一旦拉近距离,用鞭者反而缩手缩脚。

楚风目光微凛,身子急退,可哪里退得了,当下就觉得软鞭被一股狂风卷住,嗖的一声,楚风的软鞭脱手而出,一把冷泠泠的剑直接就递到他的喉咙一寸不到的地方。(未完待续。)

郑州医院哪家男科医院好
西宁白癜风医院
西宁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Tags:
友情链接
郑州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