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区块链

面对质疑毫不退缩上海汽车牌照拍卖能否叫停

2020.03.10 来源: 浏览:0次
面对质疑毫不退缩 上海汽车牌照拍卖能否叫停?

  最近一个时期以来,上海私车牌照拍卖的叫停问题一直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各方对此问题各执己见、说法不一。致使这一焦点问题的走向显得有点扑朔迷离。这里,不妨将这两个多月以来事情的进展轨迹再回放一下:

  5月1日,消费者盼来了《道路交通安全法》,但实施后对上海拍牌没有产生影响。   5月25日,商务部部长助理黄海在公开场合对媒体声称,上海市私车牌照拍卖的做法,已经违反了《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条款。他表示,按照这个新法律,除了公安部门之外,任何部门都无权发放私车牌照。该官员说:“我们希望上海方面能够按照新的道路安全法规,对这个行为再进行一次认真的研究。”

  5月26日,上海市政府新闻发言人焦扬说,私车牌照拍卖是上海市从总量上控制车辆数量的一种阶段性做法,今后将逐步发展和完善私车牌照额度拍卖政策。上海目前暂不会改变私车牌照拍卖的现行做法。她同时也强调,上海市会严格遵守国家的法律规定。

  6月1日,消费者盼来了《汽车产业发展政策》,但只在出台前拍牌额度有所回落,接着6月的拍牌依然如故地进行。

  6月9日,上海市政府新闻发布会上有媒体提问:“政府出台了新的政策之后,6月上海是否会继续拍卖私车牌照?”对此,该市政府发言人焦扬表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不继续拍卖的说法。

  7月1日,消费者又盼来了《行政许可法》,可拍牌丝毫没有松动迹象。

  7月7日,上海市人民政府法制办主任徐强在市政府的例行新闻发布会表示。“到目前为止,我们的意见,包括中央各部门的意见也是,上海做这件事(拍卖私车牌照)并不违法。”他同时表示,在没有违法的前提下,对于拍卖这种方式的合理性,有关部门正在研究。

  在该次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就8月份上海私车牌照拍卖可能取消的传言再次向有关部门发问。上海市政府有关人士再次否认了这个说法。

  面对批评,多年来我行我素

  上海是全国惟一实行私人轿车牌照拍卖的城市,一直备受各方关注。由于人口密度过于集中,汽车牌照拍卖是上海在交通管理方面实行的一项特殊政策。自1986年以来,上海开始实施私车牌照限额发放,无底价拍卖的政策,并一直沿用至今。随着10多年来不断的发展,私车牌照发放制度从起始高价位拍卖方式,不停地转变,直至现行的无底价拍卖方式;从起初的上牌额度只限于购买国产车,直到现在国产车、进口车上牌额度合并。由于上海实行较为严格的私车上牌政策,新车牌照始终供不应求,价格攀升。

  几年来,对于上海实行车牌拍卖制度,各地早有微词。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虽然批评质疑声不断,上海依然我行我素、不为所动。可这次不同了,由国家商务部直接出面,公开批评上海车牌拍卖。有分析认为,商务部选在这个时候对上海私车牌照拍卖明确表态,与今年上半年掀起的汽车市场整治风暴有关。

  今年4月份,由商务部联合国家发改委等九部委,开展了针对汽车市场的专项整治,其中,“清理地方保护和市场封锁的政策规定”和“规范旧机动车交易市场”成为见报率最高的两个重点。而由商务部牵头的汽车贸易政策将于今年年底出台的消息,也正是此次整顿活动的成果之一。鉴于《汽车产业政策》在制定之中曾备受争议,发改委人士表示,新的捆绑政策在正式发布前,“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前期舆论宣传,要掌握一定的时机”。

  一位接近发改委的市场人士称,汽车市场专项整顿正是为政策“造势”的过程,而此后商务部“点名”批评上海私车牌照违法,意在“敲山震虎”,暗示地方政府不能使用行政手段破坏市场的统一性,目的是为发改委顺利出台汽车产业及消费政策,乃至商务部制定汽车贸易政策,创造有利的舆论。

  面对质疑还是毫不退缩

  在来自各方的质疑面前,上海表现得义无返顾,毫不退缩。

  上海市新闻办公室一位官员称,对于是否违法,商务部并没有解释权,主管单位应该是国家发改委。据他了解的情况,发改委基本上是同意上海市这种做法的。

  “政府公共政策的制定在于寻求一种利益的平衡点,你认为限制牌照和交通瘫痪哪个成本更大?”上海市发改委法规处周亚处长在接受采访时,这样反问记者。

  对于私车牌照拍卖“违法”的说法,周亚不置可否,只是一再强调,上海市一定会依照全国法律规定办事。

  上海现行的车牌拍卖制度的法律依据是2000年上海市人大制定的《上海市机动车管理条例》,这部法规自今年5月1日《道路交通安全法》颁布起,就已经自动失效。“上海的私车牌照拍卖依据的是《上海市城市交通白皮书》,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来说,是一种临时性、阶段性的措施。”上海市新闻办公室的一位官员向记者澄清。

  上海市政府法制办主任徐强认为,上海作为一个特大城市,在不同的发展阶段,对交通采取一些阶段性的管理措施是正当的。国际上的特大城市都有不同的缓解交通拥堵的措施,没有一个大城市是对之完全放任自流的。新加坡采取的就是类似上海这样的拍卖车牌额度的方法。所以,上海做这个是按照国际通行规则的。

  徐强表示,私车牌照的拍卖对上海只是阶段性的必要措施。伴随着城市基础设施向前推进,城市的交通管理手段越来越好,车牌的拍卖必然不会长期地执行。但是,对交通的管制势必会长期进行。

  “上海市政府已经通过一些措施在控制总量的情况下提高私车牌照供应量。”周亚处长这样告诉记者。

  有关部委雷声大雨点小

  两个月很快过去了,尽管大兵压境,但上海私车牌照拍卖始终没能取消。在这场当事各方的博弈中,国家有关部委现在是“雷声大雨点小”。但联系我国的具体国情,细想之下,倒觉情有可原。

  其实,产业政策也好,消费政策也罢,毕竟只具指导性。比如,上海市就声称,牌照拍卖是参照国外做法,在实践中探索出来的有效管理手段。而且,从1994年开始,从私车牌照拍卖资金专项账户中已提取39.3亿元用于上海市道路交通建设,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然而,全市小客车53万辆、私车24万辆的保有量,毕竟与上海的经济发展水平不相称,地方也有地方上的难处。

  改善汽车消费环境,还得靠政策。目前我国汽车增值税和消费税在生产环节代收,其中17%的增值税经过种种抵扣后大约有4.5%—5%可以留在地方,3%—8%的消费税平均也有5%可以留下。这意味着相当于车价10%的税收,可作为汽车生产地政府的财政收入。假如把两税的征收放到消费环节,在哪里销售,就在哪里征税,如此一来,不仅抑制了地方政府投资汽车的冲动,而且有利于改善消费环境。因为,消费环境不好,消费者就不去购车,政府就拿不到税收。

  从经济学角度来分析,道路是一种准公共品,是具有排他性的,政府的作用在于将占用道路的车流量降下来,将准公共品变成实际的公共品,而这其中的代价就是开车的人需要付出更高的成本取得牌照。车牌拍价过高,从本质上反映了消费力量的牵动,并不是政府行政手段使然。反过来,高价位也事实上起到了平抑消费的作用。

  伦敦在试行道路收费制度之初,遭到的各方阻力和压力也很大,这对于中国的城市来说是一个经验,可以让我们少走弯路。现在上海受到各方质疑,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利益各方的立场不同,这应该说是很正常的现象。

  “说到底,现在政府管理经济的职能并没有完全转变过来。”复旦大学产业经济系芮明杰教授认为,“而国家的产业政策并不具备法律效力和强制性,总的来说,它是一个方向性、指导性意见,具体执行恐怕还要地方结合实际情况操作。”

  因此,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要由有关部委来干预私车牌照拍卖这样的事,的确很难!虽然令人感到不可思议,但确是无奈的事实。

  市场不相信眼泪

  自上海打实行私牌拍卖以来,特别是车牌价扶摇直上2万、3万直至4万元高位的几年中,消费者无不怨气冲天。直至今年4月,上海的汽车销售滑入近几年最低谷,用户除了对车辆降价的一再等待,更重要的还是对取消私牌拍卖的期盼。

  事实上,近几个月来,出于对私车牌照拍卖可能取消的担心,上海的车牌拍卖价格出现了逐级走低的态势。上海今年4月的车牌平均中标价曾一度达到45492元,到了5月下旬,上海私车牌照拍卖平均中标价出现大幅“跳水”,平均中标价格为34226元,比4月份下降了1万多元,成为车牌拍卖以来下降幅度最大的一次。6月的车牌平均中标价更是降到了21001元,市场真的不相信眼泪。

  市场人士分析,一些监督和规范政策的陆续出台对牌照拍卖市场运行产生了巨大的压力,同时市场的反响以及拍卖者对于牌照价格的不乐观性,也都使得牌照价格缺乏大的上涨动能。

  当然,私车牌照拍卖能否叫停?人们将拭目以待。

宝宝突然不爱吃饭怎么办
专为儿童研制的止咳药
梅州治疗男科方法
Tags:
友情链接
郑州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