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传感器

无上战尊第一百四十八章镇荒碑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无上战尊 第一百四十八章 镇荒碑

巫祖的话显然是最有威信的,话音刚落,一直强烈的反对的乌破便是沉默不言,唯有一双眸子闪烁出了愤怒的火光。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我也累了。明日开启祖地,就让那个小娃子去看看,看看也损失不了什么,”一脸疲色的巫祖江苏金太阳纺织科技有限公司家纺设计研究院作为代表接受了授牌。淡淡的说道,看着众人离去的背影微微叹息,乌达所说的话,句句属实。巫族族人哪个不知道种族被下了邪咒,一旦修炼必然会遭到诅咒。

每一个人都心存畏惧,长此以往的话不要说地坤境,恐怕神通境界的族人都会变的更加稀少了。到了那时不用别人来灭巫族,巫族自己就会灭亡的、

“乌破,你留下……”巫祖的声音再次响起,让原本缓慢离去的乌破身躯一颤,随即转身看向巫祖。

“你来……”

此时的巫祖仿佛就是一个睿智的老者。一双眸子虽然浑浊但却洞察一切,对于乌破的心结,巫祖比谁都清楚。正是因为当初乌破的一时心软导致自己的妻儿被外来人杀害。所以这些年来对待外族人,乌破的态度只有一个,那就是杀。

这本无可厚非,毕竟杀妻之仇,任谁都无法忍耐。但是乌破如此行径已经持续了数年之久,对他的心性已经产生了影响。石落的事情自己一旦处理不对,让乌破心存芥蒂的话,以他在族中的威望,很有可能会做出什么傻事。

“巫族……”

“乌破,你可以说是我看着长大的,你什么心性我最清楚。这件事我知道你心中不满,但是乌达说的话你也好好想想,我们巫族难不成真的要自己的走上灭亡吗?”看着乌破,巫族神色凝重,语重心长的说道、。

“可是……巫祖,那石落来历不明,我怕……”乌破心中依旧存有芥蒂,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乌破,你扪心自问。你是怕他石落耍什么心思,还是因为你对外族之人的恨,强加到任何的外人身上……。巫族已经到了危急关头。不是你胡闹的时候。而且有些事你也该放下了。”巫祖语气渐渐凝重起来,但看到乌破那痛苦的神色随即无奈说道。

“是……”

……

日落日出,一天便是过去,清晨的巫族扫除了夜的清凉。多出了生的欢愉。尤其今日巫族更是热闹非凡,各各身穿彩衣。脸摸奇异图案的族人,跳动间呼呼嘶吼,神色恭敬无比。更有着族人开始宰杀家畜,提供的祭祀的贡品、

石落知道这是巫族要开启祖地了。而这些动作无非是要表达对先祖的恭敬。

时间流逝,一晃就到了正午时分。一直卧床休息的巫祖一身白衣盛装打败,红润的脸庞带着笑意,精神洋溢间。

看到一切准备就绪,紧握的手中的类似权杖的木棍遥天一指,然后大喝一声“祭祀先祖,开启祖地……”

在这一刻,恢弘中带着蛮荒的声响陡然散发出来,让石落也是不由一震。石落紧跟在巫祖的身后,只见对方一马当先,朝着远处巫族部落正中间的一个石碑走去。

石碑算不上高大,只有成人的大小,杂乱的石屑满布,看上去古老而沧桑。但就是这样一颗看上去很是普通的石碑,此时正接受着巫族部落所有人的朝拜。

石落心中惊讶,巫族部落的祖地难不成就是眼前的这个石碑,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这么小的石碑有办法盛放先祖的们的遗体吗?

巫祖微微拜身,而后手中的权杖对着石碑猛的拍去,瞬间,一股独属于巫族族人的气息散发出来,萦绕在石碑之处。巫祖面色一面,红润中带着兴奋,权杖猛的敲打石碑。

在这一刻,仿佛震动了虚空,整个大地都不由颤抖起来,一股蛮荒的气息散发而出,沉闷中带着威压,即使疯狂嘶吼的蛮兽顿时也是收起自己的野性,露出了畏惧。

石碑在着一敲击下渐渐的颤抖起来,而后裂纹浮现,淡淡的光芒涌动而出,下一刻直接崩裂,呈现在石落面前却是以古朴散发着淡淡昏黄之色的石碑。

之上刺眼的三个大字,苍劲古朴中带着藐视一切的威压。赫然是“镇荒碑”

“这是……怎么可能?他们怎么可能会有镇荒碑……”

沉浸在震撼中的石落还未反应过来,沉睡的黑龙却是率先反应过来。眸子紧盯镇荒碑的同时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

“镇荒碑。四象阵,真灵四守阵。巫祖,巫祖……难道他们是巫神一族。怎么可能,他们不是已经被灭族了吗?”黑龙讷讷的声音,充满了不解但其言语的震撼却犹如当初自己可以破开的蛋皮般,不,比之还要震撼。

“巫祖……我怎么没有想到,巫神的组长也是被称为巫祖,乃是巫神之子,族人之祖的意思。他们定是巫神一族。不然不会有着镇荒碑……”

看着那闪烁晶莹黄昏的光芒,黑龙整个人都不淡定了。丫的,随便找了一个傻小子竟然有如此的气运。先不说当初他给自己的战神诀,以及现在他自身二十四根胸骨化骨的惊艳。淡淡眼前着镇荒碑,只要石落进入之中,十有八九会获得大机缘。

要知道巫神一族,乃是上古时期就存在的神秘种族,说他们是人族但却从不和人类打交道,他们崇尚神明。认为一切都是神明所赐。至于这神明是谁?上天会给他们明示,替他们做出选择。

虽然这些想法看似愚昧。但是每一个神明的出现都必然会带领巫祖成就一番伟业,让巫神一族成为这无数界面中威名赫赫的存在。

但万年前一场大混战巫神一族神秘般的一下消失了。仿佛被灭族了般,世间在也没有了他们任何的踪迹。但谁又会知道今日他们巫神一族隐身在这如此荒僻的密林中。

“这次发了发了。随便掏点就够小爷我吃喝一辈子了……”

黑龙兴奋的想到,而石落不明所以,现在也没有时间去搞明白,此时哪怕自己一代战皇重生也是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撼,光芒的闪烁的石碑缓缓形成一个黑色漩涡,形成黑洞。之中空旷深邃无比,不知通向何方。

“赐巫祖血脉,赏神灵气息……”

随着巫祖的一声低喝,只见巫族族人带着一空的瓷碗,挨个走过每一个族人,每到一个族人面前便会滴下一滴鲜血。等到了巫族的面前更是如此。

随后巫祖接过瓷碗。低喝的同时手中权杖微微一沾。之后便是递给石落。

“喝了它,不然的话你根本没有办法进入到祖地之中”

巫族祖地,只有巫族血脉方可进入。若不是巫族之人进入的话必然会被反噬,直接在祖地中爆裂而死。但这样依可以得到重要的生死书。靠无数族人精血汇聚而成的血魂汤,蕴含着巫族之人的意。一旦喝下便会获得祖地的认可。

石落微微点头,随即看都不看直接喝下,下一刻直接迈步朝着那黑洞走去。在没入的刹那整个人的身躯微微一震便是[真相] 360浏览器并未屏蔽VeriSign认证消失不见,看着缓缓缩小的黑洞,巫祖神色凝重无比,显然对于石落很是看重。

而目睹这一切的唐燕微微点头,随即回到自己的房间之中开始打坐起来。对于石落的做法自己很是支持,因为自己清楚的知道那种痛苦。既然石落有能力帮助对方解脱,又为何不帮呢?

最为重要的是现在的自己隐隐中也是找到了一条方向,那就是不断变强,成为天地强者,只有如此,自己才有着可能去摆脱那没日没夜折磨自己的恶魔。

唐燕缓缓的掀开衣衫,看了眼带给自己无穷痛苦的黑纹,第一次露出了高兴的微笑。或许石落说的话是假的。但至少给了自己一个希望。只要坚持下去,哪怕死自己也值得。

以往的自己一直生活在痛苦之中,唯有在战斗和厮杀中受伤才能减轻那手臂上所带来的痛苦,那种日日夜夜厮杀的生活枯燥麻木中让自己的失去所有。

剩下的只有杀戮。但现在不同了,自己找到了目标,那就是变强。

“趁石落不在的闲暇时间,我要增强修炼,唯有如此,在葬魂之地的历险才能多些把握。”

唐燕讷讷的说道,下一刻便是跳动周边灵力开始修炼起来,但还未过半个时辰,唐燕的脸色浮现出了狰狞痛苦之色,左臂在这一刻更是呼呼颤抖起来。

一股凶煞的黑光涌动出来,瞬间萦绕在唐燕的身边。

似乎对于这一幕早已经见惯不怪,只见唐燕强忍着痛苦,淡漠着注视手臂上狰狞蠕动的黑纹。仿佛刺心的尖痛并不是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办,唯有那不断冒出的冷汗和那微微抽搐的嘴角暗示着他此时的痛苦。

蠕动的黑纹此时不断变换着形状,隐隐中却可以清晰的看到变成一个箭头,而那指示的方向赫然是石落两人索要取得葬魂之地。

“哼,又来指示这个,我现在都在路上了,你还有什【游戏性】么不放心的,我说过我会去那里的。”唐燕冷哼,痛苦狰狞地说道,说也奇怪,在说完这话后,那恶心狰狞的黑纹竟然缓缓收敛了起来,而唐燕则是虚脱了般躺在地上,看着黑纹,沉默不语。

济南宫颈糜烂
来宾白癜风治疗医院
开封治疗白癜风专业医院
Tags:
友情链接
郑州物联网